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English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IE浏览器下载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浏览器下载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IE浏览器下载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浏览器下载

网站首页
世界肺癌大会召开,吴一龙教授成为首位担任大会主席的中国学者
审核:宣传科    点击数:4751    发布时间:2021-02-02    字号: 放大 缩小

        无论以发病率还是致死率论,肺癌都是“首癌”,因此肺癌临床与科研的进步可谓全社会瞩目关注。

        1月28日~31日,第二十一届世界肺癌大会(WCLC 2020)正式举行,它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而延迟,反而更令人期待;它有了世界肺癌大会50年来第一位担任大会主席的中国学者——广东省人民医院、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吴一龙教授,反映着来自中国的肺癌临床试验、转化研究的国际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吴一龙教授成为首位担任大会主席的中国学者

        吴一龙教授带领省肺研所27项成果亮相

        世界肺癌大会是全球肺癌前沿研究的“风向标”与“成果展”,WCLC 2020还迎来了50年来首位担任大会主席的中国学者吴一龙教授。

        作为大会前奏,主席论坛已于2020年8月8日以全球同步网络联播的形式举行,因为全球疫情持续,第21届世界肺癌大会以全球线上虚拟会议的形式举行。

        线下两年准备,一年转换虚拟会场,吴一龙直言期间“真心、耐心、忧心”与“忐忑、期待、兴奋”共存,筹备期间,他与担任共同主席的新加坡学者Daniel Tan教授、Ross Soo教授以及国际肺癌学会(IASLC)办公室成员们热线沟通,每周邮件往来,两周一次举行线上会议,终于克服无数困难,世界肺癌大会得以首次线上举行。

        更令吴一龙自豪的是,广东省肺癌研究所有4个大会口头报告、4个迷你口头报告、2个特色壁报和17个壁报展示,共27项研究成果亮相WCLC 2020,同时,有2名研究生在大会上荣获较重要奖项。

        有望首个在中国上市的RET抑制剂亮相中国专场首秀

        1月28日是世界肺癌大会中国专场首秀,聚焦VEGFR antibody单药及联合应用的研究前沿进展,中国研究成果先声夺人。

        吴一龙教授介绍,共有三个来自中国的临床试验和一个转化研究亮相:

        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周清教授报道了RET抑制剂BLU667的中国队列研究,有效率56.3%,有望成为首个在中国上市的RET抑制剂;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报道了埃克替尼辅助治疗的研究,结果和CTONG1104和EVAN类似,辅助靶向治疗优于辅助化疗,提供的无病生存期数据,让辅助靶向治疗再添依据;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王燕教授带来Pyrotinib联合Apatinib对HER-2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研究,报道了小分子抑制剂吡咯替尼和阿帕替尼联合治疗HER2突变患者,相对危险度RR为35.7%……

        吴一龙教授指出,口服小分子抑制剂近年来在我国研究大热,因此中国专场的主题拟定为“口服小分子抗血管生成抑制剂:揭开神秘的面纱”,除了中国研究成果亮眼,来自维也纳大学的国际大咖Pirk教授、美国斯丹福大学IASLC候任主席Wakelle也阐述了他们的观点,他个人相信,国际科学家的声音对中国的相关研究大有裨益。

        吴一龙阐述三大看点

        世界肺癌大会第二天,上线人数逼近7000人,前沿研究汇报精彩不断。吴一龙教授特别为对肺癌领域研究没那么精深的听众介绍了三大看点。

        看点一:究竟要还是不要化疗?

        在肺癌领域, 毫无疑问地,奥西替尼辅助治疗是最吸引眼球的研究之一。吴一龙教授介绍,这次世界肺癌大会公布了ADAURA研究辅助化疗的作用,“结论很明确,辅助泰瑞沙的疗效不取决于辅助化疗,也就是说,做不做化疗都可以,”吴一龙教授说。

        许多人可能会追问:那究竟要还是不要化疗?

        吴一龙教授也直言不讳:实际上ADAURA的研究设计并不能直接回答这一个问题,但来自我国的3个随机对照研究,易瑞沙CTONG1104,凯美纳EVIDENCE,特罗凯EVAN,直接比较了第一代靶向药和化疗的功效,结果非常明显,靶向药物在减少复发推迟进展上完胜化疗,结合这次公布的泰瑞沙辅助化疗的结果,非常明显,辅助化疗不是必须的。

        看点二:有突变的患者免疫治疗是否可行?

        吴一龙教授介绍,会上来自新加坡的Lai医生报道了一项O药对双免的研究,显示无论是单免疫和双免疫,无进展生存期PFS都不到两个月,有效的患者也只有1例。“两种肺癌两种策略,要兼而有之还是蛮困难的。”吴一龙教授说。

        看点三:免疫治疗耐药后如何办?

        吴一龙教授指出,英国的Krebs医生报道了二期研究,对于AXL阳性患者,用AXL抑制剂来纠正耐药似乎有可能。不过他提醒注意,这后两个研究,都是初步的结果,要改变我们的医学临床实践,还需要假以时日。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