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English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IE浏览器下载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浏览器下载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IE浏览器下载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浏览器下载

网站首页
廖宁教授:乳腺癌术后,如何更好地拥抱完整的自己?
审核:宣传科    点击数:3624    发布时间:2021-06-24    字号: 放大 缩小

        潘薇找到乳腺科大咖、广东省人民医院乳腺科行政主任廖宁教授,终于解决了她乳腺癌术后的外形怪异,此前她已辗转多家医院,均无法解决。

        不止潘薇,越来越多的乳腺癌术后患者让廖宁感受到,她们渴望科学地、安全地拥抱一个完整的自己。


医学指导/广东省人民医院乳腺科行政主任、乳腺学科带头人廖宁教授

        在2020年10月国际乳腺癌防治月,强生医疗携手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于10月16日开展以“乳房重建,绽放新生”为主题的乳房重建公众健康教育项目,并正式将10月16日命名为“粉红绽放日”,2020年,正式开启了我国乳房重建元年。

        2021年该项目延续并延伸至上海、广州、重庆等各大城市。廖宁教授权威讲述乳房重建的重要知识点以及重建技术最新进展,为“乳腺癌患者术后,更好地拥抱完整的自己”做出有效指引。

        “红颜杀手”有多凶?超越肺癌,乳腺癌成为全球第一恶性肿瘤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乳腺癌新发病例高达226万例,超过肺癌;2020年中国有42万例乳腺癌新发病例!

        在新确诊的癌症患者中,乳腺癌的比例占到了11.7%,相当于每8名新发癌症患者就有1名乳腺癌患者,乳腺癌这一“红颜杀手”成为全球第一恶性肿瘤。

         “乳腺癌患者发病越来越年轻化”,廖宁教授指出,45-55岁是发病的平均年龄,但在临床上经常发现30-40岁极为年轻的乳腺癌患者。发育早停经晚、晚生育或不育、未哺乳、雌性激素应用依赖,还有遗性因素等,都是高发病、早发病的危险因素。

        幸运的是,国家、省、市各级开展的女性“两癌筛查”效果显著,很多乳腺癌患者得以早期发现,早期诊断,及时手术治疗,她们的五年生存率达到90%以上,85%-90%获得10年生存率。

        治疗就是一“切”了之吗?不,乳房重建,重建生活

        多年医学科普之下,很多人对“手术切除是乳腺癌的主要治疗手段”有所了解,甚至误以为乳腺癌治疗就是一“切”了之。

        廖宁教授指出,乳腺癌治疗方案是个性化的,以早期为例,外科技术有选择,如今早就不是说起手术就是将病灶、乳腺、胸大肌、胸小肌等等“全切”,没被肿瘤细胞侵犯到的组织可以留下来;术后也不是万事大吉,而是要根据需要进行放疗、内分泌用药或者靶向药物治疗等。

        她特别提醒的是,在手术前,医生、患者、家属都应该有乳腺癌术后乳房重建这一概念,并为是否乳房重建、一期还是二期重建、采取何种方式重建等做好准备。

        正如开头所述患者潘薇一样,乳腺癌改良根治手术,造成术后乳房缺失、不完整、不对称,可在术后心理上、生活上造成很大痛苦,甚至影响康复,影响家庭生活。

        在一定程度上,乳房重建是乳腺癌患者术后重建生活的第一步。

        在广东省人民医院乳腺科,去年确诊了3000余例乳腺癌患者,其中三四成患者接受了乳房重建手术,“同样作为女性,看到她们一步步从阴影里走出来,继续自信、美丽,比什么都值得高兴!”廖宁教授认为,真切细腻地了解患者心理需要,治病治心,正是医者仁心。

        如何乳房重建?三种技术方法实现

        在我国,“乳房重建”未被广为人知,这在临床上如实反映出来——乳房重建手术只占乳腺癌手术总量的10%。

        根据2017年一项国内110家医院参与的调研结果显示,即使约87%的医院有能力有技术正在开展乳房重建,但手术比例仅占乳腺癌手术总量的10.7%,一半的医院比例低于5%。廖宁教授分析,这一状况主要因为乳房重建信息认知度、知晓率低,医生没有主动提供信息,患者也不知手术切除后还有技术能“留住”乳房形态,此外,相关的专业技术培训也需要不断进行。

        理论上,乳腺癌手术后都可进行乳房重建,技术上则目前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自体脂肪移植。

        “早期乳腺癌,比如切除的肿瘤组织少于乳腺总体积的25%,我们会建议采用自体脂肪移植来改善乳房的外观形态。”廖宁教授说,通过自体脂肪分离去杂质,将优质脂肪细胞移植填充,像省医这样具有华南领先技术者,移植脂肪细胞两年存活率很乐观,很好地改善术后乳房不对称、凹陷、变形等外观问题。

        更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保乳手术还是全切手术,都会留下一定的疤痕,自体脂肪移植后,疤痕令人惊喜地减轻或淡化了,廖宁教授指出,这正是自体脂肪移植拥有的其他方法不具备的优点。

        第二种,皮瓣移植。

        这是欧美地区首创并沿用的办法,使用腹直肌皮瓣、背阔肌皮瓣转移到胸大肌后侧再塑形来实现,技术相对简单、术时短,但是一方面植入时需要剪断部分胸大肌的肌纤维,另一方面取皮瓣会对腹部、背部功能有一定损伤,挥拍、游泳、跳舞、仰卧起坐等等动作可能难以完成,甚至容易导致腹壁疝。

        第三种是假体与生物补片联合。

        这是乳腺癌术后整形重建的突破性进展,尽量不破坏患者其他身体部位的功能,高效安全地弥补术后乳房的外形缺陷。而且假体目前有6个容量选择,可以满足个体化需求。

        要提醒的是,考虑双侧对称,患侧假体填充后与健侧的容量差,建议以自体脂肪移植进行精准调整补差。

        “在乳房重建中,没有任何一种技术是一定、优先排第一位的,方案必须是医生与患者及其家属详细讨论后确定的。”廖宁教授强调说。

        如何保证重建效果令人满意?先进技术进展帮助消除顾虑

        确实在临床上,除了不了解,患者对于重建效果的担心也影响着乳房重建的选择。廖宁教授认为,在这一点上,先进3D技术应用,无论术前还是重建前,都能破解难题。

        首先是术前的3D核磁共振影像重建,合成多维影像可直观有效地呈现乳腺肿瘤病灶大小、与淋巴结的位置关系、与筋膜的位置关系等,而且以不同颜色标显,甚至可把这个病打印出来,帮助医生直观有效地制定手术方案,高精度切除肿瘤,同时也帮助患者及家属清晰了解病情严重程度。

        其次是在重建前,同样是凭借立体数字化成像技术与设备,直观呈现手术效果,通过容量、高度、下沿、凸度等,让医患共同交流讨论重建方案时能模拟效果,进行细微调整。

        “这样的技术与设备,改变了以前对乳房切除后缺失多少、自体脂肪需要填多少、全切后重建该怎么做等要靠医生个人经验的情况”,廖宁教授认为,让乳房重建也逐步实现精准而个体化。

        重要提醒:选好时机,留足余地  那么,何时是乳房重建的时机?

        廖宁教授介绍,乳房重建手术时机可以分为即刻重建(一期重建)、延期重建(二期重建)、延迟-即刻重建等,而乳腺癌术后乳房重建与患者的年龄、肿瘤分期、手术方式、是否放化疗等均有关系。

        一般来说,早期乳腺癌手术病人可以选择做一期重建或二期重建,至于选一期还是二期,建议由病人充分考虑后决定。

        三期患者尤其是较晚期的,过去因为肿块大、有多淋巴转移,医生一般会建议先治疗好病,不急着考虑即刻做乳房整形重建手术,即一期重建。不过现在有了新辅助治疗,肿瘤缩小后再保乳或全切手术,因而增加了一期重建的机会。

        而对于一期重建可能会影响后续放疗,廖宁教授指出,目前已经能实现精准化疗,放疗科医生精准勾勒放疗区域,不会穿过植入的假体,一期二期都没问题。

        除了时机选择的提醒,廖宁教授还特别提醒,如果未考虑好是否重建,或选择二期重建,务必与手术医生充分沟通,留足重建空间余地。

        廖宁教授指出,像肿块大或者乳房容量小、多灶点,肯定不建议保乳手术,但很多时候是可以保留未被肿瘤细胞侵犯的皮肤、乳头、乳晕等的,该保应保,这样才能为重建争取到机会。

         “假如手术时将所有皮肤、组织一切了之,之后再想二期重建,那只能靠放扩张器,3个月至半年,持续一点点争取重建所需容量空间,非常艰难且效果难以保证。”廖宁教授强调,在规范系统治疗的同时,手术医生应与患者充分交流,尽量留下乳房重建的余地,避免未来乳房重建“想做而难做”。

来源:健康有约